志愿者遥歌:视助人寻亲为拐杖支撑自己生活的希望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许亚
志愿者遥歌:视助人寻亲为拐杖支撑自己生活的希望

[导读]2008年8月10日,6岁的彭天祥出门玩耍,之后便杳无音信。警方怀疑,他在江边玩耍时意外落水,早已不在人世。

张阿姨又一次给遥歌打来电话,一如往日,讲述她失踪的儿子彭天祥。

2008年8月10日,6岁的彭天祥出门玩耍,之后便杳无音信。警方怀疑,他在江边玩耍时意外落水,早已不在人世。

10多年过去了,家人已返回家乡河南,张阿姨却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时时日日牵挂,60多岁的她,独自一人留守在当年生活的湖北武汉。

每隔一段时间,张阿姨的电话定会“如约而至”。遥歌耐心听着、回应着,用略带湖北口音的普通话开解她,“事情过去10多年了,你自己的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啊,还是先回老家吧!”

认识张阿姨两年多,遥歌无数次接到张阿姨的电话,无数次重复同样的话语,可一个母亲内心深处的“执念”却始终无法消解,遥歌知道,那是沁入骨髓的“丧子之痛”。

彭天祥,是“宝贝回家”的第174414号案例。加入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8年,遥歌共接触案例240余件,但他不太记得帮助多少人寻亲成功。他能够记住和无法释怀的,是无数的“寻找中”,无数的“张阿姨”,以及无数的“彭天祥”,那些找到家人,皆大欢喜结案的,反而没太多印象了。

对于遥歌来说,那些触动内心的疼痛感有迹可寻,似乎都来自他32年人生中最悲伤的部分。

遥歌本名郭松林,湖北仙桃人。12岁那年,一个“踉跄”改写了他的人生。

右侧大腿骨折,骨头迟迟不见生长迹象,骨间约10毫米的缺口难以愈合,他患上了跟哥哥一样的疾病——骨纤维异常增殖综合征。起初他能坐着,后来渐渐只能卧床平躺,翻身都会有骨折的危险。

病床上,他回忆起因病离世的哥哥。那时他6岁,不谙世事,只知道哭,却依稀记得17岁的哥哥离开时眼里是无言的不舍,记得母亲面对哥哥的离世,撕心裂肺恸哭到说不出话来。

同样的疾病,让10多岁的郭松林陷入低落情绪。然而他忘不了哥哥弥留之际的嘱托:“我离开后,你就是家里的希望,将来一定要撑起这个家。”病程中深陷疼痛和绝望,才让他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哥哥的嘱托意味着什么:人生没有选择,只有坚强起来,自己和家人才会好过一些。

没办法去学校读书,他在家里自学;后来有了电脑,他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买书自学电脑维修知识,接触简单的平面设计……“我要对抗脑萎缩,避免与社会脱节,至少不能成为家里的拖累”。

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2010年年底,郭松林决定利用闲暇时间做点事。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浏览到宝贝回家网站,一个个鲜活的寻亲案例,让他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哥哥离世时母亲绝望的样子。

“哥哥没办法回到我们身边了,但那些丢了孩子的母亲,是有机会找到家人,重新团圆的。”这个突然萌生的念想,让郭松林激动不已。

“我可以成为志愿者吗?”郭松林试探着问道。

“当然可以。”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复,顺利加入到“宝贝回家”寻亲志愿者队伍。

那一刻,郭松林鼻子一酸,忍不住哭了,“原来我也可以帮助别人。”

遥歌这个名字,正是加入“宝贝回家”时他特意给自己取的,“遥远的歌声”,寓意父母对孩子回家的呼唤。

从加入“宝贝回家”开始,他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比对和扩散寻亲信息,与寻亲者电话沟通,帮当事人出主意寻人。如果发现登记的父母寻子与孩子寻家的信息相似,便再次一一核查细节,通知当事人做DNA采集。他给自己定好每天的目标,“今日事今日毕,完不成便不睡觉”,这份志愿工作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从寻人到整理案例,再到成为家寻板块的版主,遥歌坚持了8年,已然成为宝贝回家志愿者中的“元老”。有些志愿者会因为无法寻亲成功而感到挫败,中途退出了志愿者组织,而遥歌却正是因为数不清的“挫败感”坚持了下来。“可能更加理解那种失去亲人的心情吧,也更愿意花时间去陪伴和开解他们”。

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长期通过电话和网络跟遥歌联系,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也没人知道他的所有志愿服务工作都是躺着完成。

“他就是特别热心,很阳光的一个人,对网友有求必应。”宝贝回家工作人员夏女士说,一直到2016年,他母亲重病,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在网上发帖求助,无意中被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发现,他才说出自己身患重病的实情。

遥歌从不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更不愿意大家把他当残疾人看待。在遥歌的身上,有股子豁达劲儿,生活虽苦,却让人感受到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夏女士希望更多人了解和看到这个充满正能量的年轻人,她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宝贝回家”,加入到寻亲队伍中。

提起志愿服务,遥歌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不能像其他志愿者一样去实地核实信息。比起他人,他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接触当事人,但囿于身体原因,他只能把自己藏在幕后。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希望,那就是重新站起来。

一家公益基金为遥歌发起救助活动,25266名爱心人士参与其中,筹集了96万元手术费,用来帮助遥哥重新站起来。

2018年6月,遥歌完成了第一期手术,如今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康复科进行后续治疗。“可以在减重跑台上面扶着走一小会儿,主要以肌肉强化和功能训练为主,药物为辅。”遥歌说,如果顺利,预计下半年会再进行一次手术治疗。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帮他。遥歌感叹,“助人者人恒助之”,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随着身体状况一日日好转,他开始筹划将来的生活。从前,他依靠网上接包装、海报设计工作来维持日常开销,填补寻亲的电话费。“将来身体状况更好一些了,我想开个电脑维修店,养活自己和家人”。

遥歌始终记得这样一句话:一个志愿者就是一把泥土,但我们存在的意义,不是被淹没,而是与无数把泥土聚集在一起,成就一座山峰,一条山脉,一片群峰。“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聚小力筑大爱”。

很多人说,遥歌是他们寻亲路上的“明灯”,指引和抚慰人心,可是遥歌却觉得,“宝贝回家”和无数个家庭就像他的“拐杖”,支撑他找到生活的“希望”: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希望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希望有一天可以“天下无拐”……也正是这些“希望”,让遥歌保持着良好的心态,“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许亚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吕泽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