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俊:穿梭在云端的邮递员 3年磨坏8双运动鞋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韩秉志
谢菲俊:穿梭在云端的邮递员 3年磨坏8双运动鞋

[导读]27岁的谢菲俊是一名邮递员,他每天背负着近50公斤重的报刊、信件、包裹,穿梭在黄山风景区内,三年来从未延误过一个邮班、丢失过一封邮件。最近,这个90后小伙子获评黄山市五一劳动奖章。

谢菲俊每周有5天要上山,从后山到前山,总共10多公里路程。

谢菲俊每周有5天要上山,从后山到前山,总共10多公里路程。

原标题:穿梭在云端的邮递员 每周爬黄山5天 3年磨坏8双鞋

27岁的谢菲俊,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安徽省黄山区分公司汤口投递班的一名邮递员,目前负责黄山风景区内的33个投递点。 他背着上百斤邮包,日复一日地穿梭在山间,三年来从未延误过一个邮班,丢失过一封邮件。最近,这个90后小伙子被评为黄山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五一前夕,记者跟随谢菲俊,体验了他一天工作的全过程。早上8点半,当记者来到邮局时,谢菲俊已经分拣好当天要寄送的报刊杂志,按片区打理好包裹,准备出发了。这一天,谢菲俊要派送的包括4个装满报刊、邮件的邮包,和一大袋要派送的快递包裹,这些物件加起来有100来斤重。

谢菲俊所在投递班的班长林鹏举告诉记者,黄山风景区内山路崎岖,无法行车,每天都要通过人力背负重物徒步翻山越岭,年轻人一般都不愿意干这份活。但谢菲俊却坚持了下来,而且一干就是三年多。

从邮局通往核心景区内,需要经过20多分钟的山路车程。在邮车这段时间里,谢菲俊也没有闲着。对于当天要派送的包裹,谢菲俊挨个打电话跟客户一一核实,确保物件能够正常签收。

上午9点钟,谢菲俊到达黄山风景区云谷索道,他将从这里乘坐缆车到达上站,开始徒步进行邮递。所有要投递的报刊、邮件和包裹,全部背在身上。扛着重物的谢菲俊,额头上渐渐流下汗珠,但行走速度却一点也不比游客慢。

谢菲俊每周有5天要上山,从后山到前山,总共10多公里路程。这份看似辛苦且单调的邮差工作,谢菲俊却看得很重。他告诉记者,最初上山时,每天面对一望无际的山路,心里也有过委屈和不解。但慢慢地,他理解了这份工作的意义。

作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圣地,黄山风景区内不仅有管委会、环卫、工商、安保、派出所等办事机构,还有大量宾馆、书报亭和居住的百姓,投递需求量很大。报纸杂志,企业发票,私人包裹,每一样物品的及时送达都很重要。

“景区工作员工长时间住在山上,很少有下山机会,为他们提供报纸书刊、捎上一些生活必需品,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自己也感觉特别有成就感。”谢菲俊说。

景区内的客户,很多因为快递业务与谢菲俊结识并成为朋友,他们都对这个90后的小伙赞赏有加。

“每次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都是二话不说答应下来。一个人跑全山,送这么多快递,真是蛮累的。一般年轻人蛮难坚持到这个地步。”黄山北海宾馆人事行政部领班黄秋影对记者说。

往山上走,晴朗天气渐渐收起,雾气越来越大,能见度很低,这给邮递工作带来不小挑战。谢菲俊说,每次出发前,自己都要看看朋友圈里发布山上天气的情况,他最担心自己生病受伤,耽误工作进度。由于山上山下温差很大,冬天不敢穿太多衣服,里面湿透了容易感冒。遇到雨雪天气,就要穿钉鞋,以免滑倒摔伤。

接近中午,经过最艰难的一段近千米的上行石阶,记者跟随谢菲俊到达了海拔1860米的黄山光明顶山庄。谢菲俊说,自己每天吃午饭的地点都不固定,赶上哪家单位,就在哪里用餐。因为还有邮件要送,谢菲俊吃饭的速度很快,两菜一汤,匆匆吃完,没有休息便继续赶路。

随着一个个投递点任务的陆续完成,谢菲俊背负的邮包重量慢慢减轻,他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即便是遇到游客多的路段,他也总有办法在人缝中穿行。从一个投递点到下一个投递点,从未休息,高强度工作节奏,就像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除了投递,谢菲俊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将黄山风景区内所有邮箱里的信件取出寄走。邮箱里大多是游客们寄往五湖四海的明信片,而这些来自黄山之巅的祝福,全都通过谢菲俊斜挎在身上的小邮包,发往世界各个角落。

玉屏楼宾馆是黄山风景区内的最后一个投递点,当谢菲俊把报刊交给客户,惬意之情写在脸上。

“有的时候下大雨,从后山爬到前山,要走一整天时间。普通客人可能要花6到7个小时走完,而他4个小时左右就能完成。谢菲俊工作很辛苦,每次过来想让他喝点水,他都说没空。”黄山玉屏楼宾馆销售部前厅主管胡斌说。

上下索道,是谢菲俊在快节奏中难得的“慢”时光。回到邮局,谢菲俊要把当天揽收的明信片等物品交给邮局,准备第二天要投递的报刊信件。工作时间久了,哪些地方有哪些报纸要送,送几份,他都烂熟于心。

谢菲俊是负责黄山风景区投递点的第三代邮递员,而他的前两任老师傅都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0年以上。

“每次把包裹送到客户手里,看着他们开心的笑容,我也觉得很有成就感。我相信,笑容会传染人,我会继续坚持做好这份工作。”谢菲俊说。

(经济日报记者 韩秉志)

责任编辑:张珂